• <bdo id="awa22"><center id="awa2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欢迎来到陕西省果业中心
    返回旧版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陕西果业
    微信公众号
    陕西省果业中心关于做好果园高...

    诗歌典故

    一颗麦黄杏,一段旧时光,心中可以没有远方,但不能没有故乡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6-10 11:35:29 作者:王英辉,陕西岐山人

      姜家沟的杏,是方圆几十里人人熟悉的树梢上的美味,是小小村沟一张大大的舌尖上的名片。
      外人一提姜家沟,必要说到麦黄杏。说话间啧啧着咂吧咂吧嘴,涎水早都顺着口角溢出了。沟里人历来不为娶媳妇发愁,谁家能把大闺女嫁到姜家沟,仿佛就是很大的福分。媒婆能把死人呱嗒成活物,卖派说,沟里不比北山边,田地广,杏树多,安安心心把娃嫁过去,吃了头一年的麦黄杏,来年保准生个牛牛娃!
      我家没有杏树,我从小对杏儿很馋也很恨。
      打了春,杏花就从红云片片开到粉团簇簇,再到即将凋谢的一派白雪皑皑的模样,怒放到每一棵树的枝头叶尖,陶醉了整个姜家沟的坡道塄坎。
      我们最上心的地方,是一个叫山坡的崖畔,那是姜家几代先人精心培植的一方让人神往的绿色乐园。集中种植了一大片杏树,枝叶婆娑,树冠蔽日,听说比我祖父年纪还要大,比三太奶还要老。姜中沟山坡旁的住户把那树看得比自留地里的麦子还金贵,拴着大狼狗都不放心,非得让家里上了岁数的老人端个小凳子成天成晌坐在树下,盯着树上的果子,守着那坐在炕头都能看见的杏树,似乎谁能把那么大那么高的杏树偷偷背到自个家里去似的。
      麦子一黄,杏儿就跟着一天天黄了,软了,甜了。被称作鸡蛋杏和羊屎蛋杏的,是最常见也最让人喜欢的,也是因了各自的形状大小而得名。羊屎蛋杏小小的,圆圆的,一个手掌能攥七八个,咬一口就是满嘴蜜,但杏核是可以入药的苦味。鸡蛋杏,顾名思义,鸡蛋大小,似软未软之际口感最好,酸酸甜甜,余味长长。

      家家户户忙着割麦子的时候,黄澄澄的杏儿挂满了枝头,也缀满了我们痒痒难耐的心房!流着口水眼巴巴盼着能摘两颗尝尝鲜味、过过嘴瘾的我们,多想哧溜溜爬上杏树去,骑在高高的树杈上,无所顾忌地撒一阵子欢啊!可是树下那无比警觉的三奶奶一点也不慈祥,一点也不大方,拿个弯弯的长拐棍,板着黑黑的凶脸孔,老远就呵斥我们,追赶我们。
      我们烦透了她,恨死了她!但我们只能咬着牙瞪她,咽着口水诅咒她。
      我们不甘心,我们也不会甘心。等美如玉盘的月亮悄悄挂在杏树枝稍上,便一个个背着空书包聚拢到了树下,大狼狗还没来得及叫,就被黑蛋用一块蒸馍贿赂住,拿他奶的裹脚布把狗嘴缠绑了个结结实实。噌噌噌爬上树,我们在白莲花般的月光下旁若无人地摘了起来,揪了起来,一边狠狠地往嘴里塞着,解气极了,开心极了,那美美的感觉,伴随着幼小内心升腾起的一股英雄气概,比这香甜的杏儿可爽多了!

      这一夜,我们被涎水浸湿的梦都是杏儿甜滋滋的味道!
      长大后,离开了故乡,或求学,或打工,年复一年的漂泊里,心儿总会在麦子成熟的季节飞回故乡,因为,一颗颗麦黄杏牵动着童年的一段段旧时光,我深深知道:心中可以没有远方,但是不能没有故乡!

    女朋友闺蜜奶大又软水
  • <bdo id="awa22"><center id="awa22"></center></bdo>